恩施州中心医院 祝您健康!网站首页加入收藏我要投稿
医院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医院要闻 > 正文

返乡“攀穷亲” 真情留故土

时间:2016-06-06    作者:金选贵
  公元2016年5月26日,星期四,清晨的窗外一直下着瓢泼大雨……真是天公不作美啊,幸好没有夹杂狂风呼啸,电闪雷鸣,不是就要坏我们的大事了。
  今天可是我们州中心医院医技党支部约好到扶贫点开展返乡帮扶活动的日子。心里正犯着嘀咕,但转念一想, “不忘初心,永跟党走”主题实践活动是州委响应党中央号召抓“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的具体措施和行动,作为共产党员,我们只有风雨无阻,迎难而上,才能更加体现永跟党走的坚强意志和决心,这不正是我们展现共产党员良好精神风貌的绝佳机会吗?作为院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兼医技支部第一书记的我,此时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大家都是看着我的,更何况先前已经有同志提出可不可以天晴后再下乡?“‘不忘初心,永跟党走’,我们出发--向恩施市三岔乡燕子坝村挺进!”我毫不犹豫地发出指令。
  郭娇是我们一行中最年轻的党员,她来自中医部功能科,同事们都习惯称她阿娇。听说阿娇还没有找对象,大家希望她通过这次活动多认识几个小男生接触接触,也许能结成一对美满的姻缘。阿娇打趣地说,燕子坝是生我养我的家乡,今天的雨下得是时候,还那么大,你们仍坚持前往扶贫,我看是感动了老天爷,要你们成为稀客撒!说着说着,不经意间,我们的车子已经到达燕子坝村委会。
  村委会门口是恩鹤公路主干道,两旁耸立着高大的行道树,枝繁叶茂,绿树成荫,空气清新,风景美不胜收。大家都情不自禁深深地呼吸着这天然氧吧的恩赐……
  说也怪,这时雨突然停了,只是天气格外增添了几分寒意,我们感觉了城乡之间的温差。有的同志从车里拿出早已备好的厚衣服添加在身。医技支部书记、药学部主任黄华斌看到我没有带添加的衣服,从车里拿出他带的制服要我穿上。我说:“不冷不冷,想当年我在利川海拔2000多米的老高山寒池蹲点的时候那才叫真冷呢,我都没有怕,今天这点低温算什么?顶多算得上‘凉快’。我抵抗力强,你还是自己穿上吧!”几经推让,我们两谁也不肯穿。这时,穿着夹克出门迎接我们的燕子坝村第一书记樊祥学刚好看到这一幕,大声说:“稀客!稀客!稀客!欢迎你们到来。衣服还是加上吧,一下雨我们这里的气温还是有点低的,不像城里那么高哟,小心搞感冒哒!”在一旁一直看着的支部纪检委员、西医部临床检验中心副主任戴万案说:“我看也不冷,都没得穿场哒。”说着将自己准备加的衣服扔回了车里。
  大家说着,笑着,一路寒暄着走进了村委会会议室。“燕子坝村现有720户,5个村民小组,2127人,耕地面积2850亩,平均海拔900米,全村总收入3563.44万元,人均纯收入7200元。近几年村里产业结构调整力度很大,发展了干果核桃900亩,发展日本椪柑、柑橘和咸丰空心李、桃子1200亩,中草药不断扩大种植面积,推广以山羊为主生猪为辅的养殖业。近年来我们还把乡村旅游做为新的经济增长点,申报了省级宜居村庄和生态环保园林示范村,国家4A级清江风景区汾水河旅游码头就在我们村。目前村里还有5%的农户未解决用电问题,组级公路有3处‘断头路’没有修通,因病返贫的特困户是村里最棘手的问题……。”在会议室,樊祥学向我们详细介绍了村里经济社会发展基本情况。
  “请问你们村集体经济收入从哪里来?”“请问你们村需要精准扶贫的特困户有多少,其中因病返贫的占多少户?”我们医技支部的每名党员听得认真,记得仔细,问得具体。村干部们也不怕我们“打破砂锅”问到底,他们互相补充,不厌其烦地一一解答着我们的提问,有的问题近乎钻牛角尖。为了村里的发展,村干部不护短,不在乎“揭短露丑”。
  从村委会出来,我们踏着泥泞小路径直来到困难户刘邦玲家。“我们是恩施州中心医院医技党支部的同志,我们代表医技党支部70名共产党员特意来看望你的,这500元钱和一壶菜油、一袋大米只是大家的一点心意,还望你收下!”我说着将钱递到刘邦玲手里,支部书记黄华斌和组织委员游玉峰也迅速将油和大米拿进了屋里。
  “感谢你们的关心,感谢州中心医院的关心,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太感谢了!”刘邦玲一边说着一边用颤抖的双手接过钱。刘邦玲今年40岁,家住燕子坝村水井湾五组,一家四口,丈夫黄军在外打工,女儿黄秋、儿子黄浩在读书。全家有耕地2.25亩,林地23.2亩,两层楼的房屋占地140平方米,住房还算不错,家离村委会也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路程。从房子看,以前刘邦玲家境在当地应该还是不错的,可为什么被村里列为我们的帮扶对象了呢?原来,刘邦玲 1999年患了“红斑狼疮”,这是种涉及全身许多系统和脏器的免疫性疾病,十分顽固。从患病到现在,她每个月要吃1000多元的药。作为一个供养两个孩子读书的农村家庭也是难为他们了,每月的药费成了一家人的沉重负担,因为顽固的病魔掠走了刘家曾经富裕的生活,因为治病家里至今还欠着50000元外债。真是典型的“致富十年功,大病一日穷”啊!
  “嗨,好好的油菜籽哟额,走,我们去帮刘大姐把油菜籽割回来。”阿娇邀约游玉峰等几个年轻的党员拿着镰刀奔向门口的油菜地里。
  “刘大姐,你门口油菜地旁边的包谷长势还不错啊!”支部文体委员姚艳夸赞着对刘邦玲说。“哪里唦,就是因为我屋里那个家伙(孩子爹)出门打工去了,缺劳动力,还没来得及薅二道草嘛,不然还长得好些呢!”刘邦玲回答说。“那好,阿娇他们去割油菜籽了,我们六位帮你薅包谷草去,你快把薅锄找来。”我向刘邦玲下达了“命令”。“家里只有三把薅锄。”刘邦玲说。“没关系,我们三位男同志力气大些用薅锄,三位女士用手扯长得高点的草就行了。”我边说边拿起一把薅锄向门口包谷地方向走去。
  我们分两个组劳动,有说有笑,开心极了。大家后来干脆换着劳动,你来薅薅包谷草,我去割割油菜籽,体验不同的劳动方式感受不一样的劳动技巧,一个半小时不到,我们就将油菜籽割完、包谷草薅完。虽然割油菜籽和薅包谷草是采用两种不一样的劳动方式和技巧,但是我们收获的却是一样的喜悦,那就是劳动带给我们的身与心的愉悦。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接了“地气”,问了民情,一定程度上解了“民忧”。更重要的是,拉近了与农村老百姓的距离,送去了党的温暖!
  在村干部杨昌琼的引导下,我们来到了水井湾六组贺久德、贺久平两个“因病致贫”的家庭,给他们各送去500元钱,外加一壶菜油、一袋大米。贺久德、贺久平是亲兄弟俩,家住一个屋场,共用一间堂屋,一看就是各自成家后分家而居的境况。贺久德是老大,今年51岁,家有妻子陈功春、儿子贺伟,住房面积92.16平方米,耕地4.23亩,林地10.5亩,贺久德因为得了癌症致使家境一贫如洗。贺久平是老幺,今年49岁,妻子胡德玉45岁,22岁的女儿贺英很争气,考上了大学,还有两年就毕业了。贺老幺住房面积120平方米,耕地3.03亩,林地8.3亩,因为患有冠心病,又要供女儿读大学,致使家庭负担重重。两家至今居住的还是近郊已不多见的低矮的黄色土墙屋。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与贺氏两家人拉扯了一会家常,就起身告别前往新的目的地。
  下午五点,我们如约准时到达三岔乡中学,校长郭自鹏早已在门口等候着我们。他直接将我们带到中学教务处,大家坐下聊得很是开心。我们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来看望我们医技支部长期救助的两名特困生,一个叫朱幸,一个叫向鸣凤,她们今年都是15岁,还要一起参加今年中考。说起来,朱幸算是个不幸的女孩,小的时候,因为爸爸妈妈的疏忽大意,导致她右手严重烧伤成为畸形,连拿笔都很困难。2013年9月,当时在三岔乡开展义诊服务的医技党支部书记黄华斌知道这一情况后,主动与州中心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联系给朱幸做右手整形恢复手术,3万多元医疗费除去新农合报销的2万元后,剩下需要自付的1万多元费用由医技党支部全体党员捐款解决了。手术做的很顺利,效果也不错,朱幸从不幸到万幸,现在右手终于可以挥写自如了。朱者,红也;幸者,幸福也。朱幸这个名字不正好寓意着红色的幸福,那不就是中国共产党给她带来的幸福明天吗?为了不让朱幸和向鸣凤两个女孩子因贫辍学,医技支部每年都按时将党员自觉捐献的助学金1000元送到孩子手中,确保她们安心学习,顺利毕业。
  “你们马上就要初中毕业了,今天给你们一人1000元助学金,是我们医技支部70名党员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们好好学习,力争中考取得好成绩,希望下半年能在恩施高中点你们的名。我们党支部会一直关注并帮助支持你们健康成长。”我代表医技党支部全体党员表达了对两名孩子衷心地祝愿。
  座谈结束后,郭校长建议以中学教学楼为背景一起合个影留作纪念。“very good!”几名年轻党员响应道。伴随着摄影师一声精准的“卡嚓”,我们医技支部党员与三岔中学师生一起留下了“不忘初心,永跟党走”永久难忘的历史记忆。
  1. 西医部:0718-8222760
  2. 中医部:0718-8224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