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心医院│武汉大学恩施临床学院 祝您健康! 当前时间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新闻

当前:首页>新闻 > 医院要闻 > 正文

医院要闻 科室快报 业界资讯 媒体关注 光荣榜

“红包”送到家里之后……

  • 2019-06-11
  • 朱倩 黄莉
  • 425
  • 字体

  “叮咚、叮咚……”天刚蒙蒙黑,州电力公司马家湾住宅区32栋2单元一户住家的门铃欢快地响起。

  “谁啊?”李珊打开可视电话,一看是一对陌生的老年夫妇。

  “请问是骆主任家吗?”陌生男女在可视电话另一端问道。

  “你们是找骆渊城吗?”李珊心里嘀咕,自己从没见过这两人。

  “是的!是的!”男子点头道。

  “骆渊城,快来!好像是找你的!”

  “哎呀!是马伯伯!您怎么找到我家里来啦?”骆渊城一脸惊奇。原来,来者是骆渊城管床的一名病人。

  “快点开门啊!骆主任!”马伯伯对着可视电话,激动地说。

  “这可如何是好?开门还是不开门?”骆渊城迟疑起来。开门,担心马老来的目的是要送礼;不开门,担心马老站太久,身体受不了!

  “骆渊城,怎么啦?”李珊关切地问老公。

  “这是我管的45床病人,之前跟我送了一千块钱我没要,交他住院费里哒!这到底开不开门呢?”骆渊城拿不定主意。

  “开门啊!是你的病人就是熟人!哪有让熟人站在外面不开门的道理?”李珊不由分说,按下了开启门禁的按钮。

  “骆主任,看到你我就觉得好亲切!”还没进家门,马老一脸热情地跟骆渊城打起招呼。

  骆渊城连忙扶着马老一同进屋坐下:“马伯伯,我都说了好多遍,不要叫我么子骆主任,也不要送‘红包’、送礼物,给您看病是我的本分,不需要客气!”骆渊城脸带微笑但又不失严肃的说。

  “嗯,骆医生,我身体能恢复这么好,全靠你啊!”马老中肯地说道。

  “骆医生啊!我家老马是出自真心的感谢你!”马老的老伴笑眯眯地边说边从荷包里掏出一个红包塞进骆渊城手中。

  “使不得,使不得!”骆渊城担心的一幕终于来临,连忙摆手将红包还给马老。

  “我这把老骨头多年被病痛缠身,这次手术前跟你包的‘红包’也不要,我在想是不是包少了哦!你晓得我家条件只得这么个,能节约的都尽量在帮我节约,还天天亲自跟我换药,遇到你,真的是我上辈子积德!”马老动情地说。

  马老今年66岁,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因Ⅱ型糖尿病足合并感染,股动脉闭塞,在恩施州民族医院(州中心医院中医部)骨伤科住院治疗。骆渊城医生为其做了右足开放性截肢术,为了帮马老节约费用,骆渊城没有为他做常规VSD(负压封闭引流术),但因为担心伤口感染,骆渊城每天都会不厌其烦地亲自为马老换药。马老看在眼里,感念在心:骆医生加大了自己的工作量、承担了患者伤口感染的风险,来帮自己省钱啊。

  “骆渊城,你也真是的!马伯伯特意来感谢你的,你还不领情么!”李珊端着两杯茶水迎面而来,顺口说道。

  “是的!还是这姑娘懂事!”马老脱口而出,高兴地接过茶水。

  “马伯伯,您这么信任我们家骆大医生,也是他的福气!”李珊笑道。

  “闺女,你眼光不错,骆医生真的太优秀了!我是有这么优秀的个儿子该多好!”马老由衷的说。

  “马伯伯,您抬举我哒!我从鹤峰农村出来,父亲去世的早,也是在困难家庭长大的。您不嫌弃的话,把我当自己儿子使唤就是!”

  “那好哦!”

  “哈哈哈……”

  四个人家长里短,交谈甚欢,不知不觉,时钟指向9点。

  “哎呀!有点晚了,那我们先走一步!” 老伴儿扶着马老起身要走,临出门的时候,马老将红包顺手扔在了餐桌边……

  “李珊,快把红包还给马伯伯,千万不能要!”骆渊城非常干脆地说道。

  “马伯伯,谢谢您来看我们,您的心意我替骆渊城收下啦!”李珊边扶着马老边笑着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马老边点头边和老伴高兴地上了电梯下楼。

  “你搞么子名堂?我说了不能要红包,你么子意思?”骆渊城责怪妻子不懂事。

  “别人拿你当儿子,怕什么?”李珊调侃道,接着说:“马伯伯身体不好,还特意跑我们家一趟来感谢你!你不先拿着,只怕今晚上他瞌睡都睡不着啊!你明天还是把钱充住院费,收据不要马上给他,不然他又晓得你没收钱,住院都住不安心!等出院结账的时候再给他!”

  “好主意,我媳妇果然是得力的廉内助!”骆渊城会心一笑。

  第二天清晨,骆渊城走进骨伤科护理站。

  “贺护士长,帮忙跟马XX交点住院费,记起,条子拿回来放在病历第一页,暂时由我们保管!”骆渊城说道。

  “得了啊!骆教授,马伯伯又送你红包了啊!这次比上次好像多不少耶!”护士长贺婧打趣道,接着又说:“我一会儿帮你交,放心!”

  就这样,在45床的病历资料里多了一张住院收据单,一天、两天、三天……一直到病人出院的那一天。

  “45床,马XX,您的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您可以直接到收费室结算了。另外,这里还有一张您的住院缴费收据,请您拿好!”护士长贺婧按照流程认真地告知着。

  “怎么回事?我缴费的单子都在我手里啊!”马老严肃起来,认真地翻查起自己包中的收据。

  “没错,这就是您之前交给我的一千四百元住院费收据。”骆渊城从医生办公室走出来说道。

  “你,你,我该说什么好?”马老的眼眶泛起了红晕,双手微微颤抖起来,忍不住握着骆渊城的手:“你这娃儿真的过细,简直比我自己的亲儿子还亲!”

  “那是的嘛!您这当‘父亲’的都这么过细,我当‘儿子’的只能更过细才行嘛!”骆渊城笑道。

  “骆教授可是我们科室病人眼中公认的一枚‘暖男’!”护士长贺婧忍不住也开起玩笑。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阵笑声在墙边张贴的《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爽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