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心医院│武汉大学恩施临床学院 祝您健康! 当前时间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新闻

当前:首页>新闻 > 医院要闻 > 正文

医院要闻 科室快报 业界资讯 媒体关注 光荣榜

【我在隔离病房工作的14天】愿我的默默付出,换你的安然无恙!

  • 字体

  2020年1月16日,

  庚子鼠年正月二十三,星期天。

  我和我的战友们

  已进入重症隔离病区工作14天了。

  每天在重症病房里的工作危险且繁杂。

  病区收治的全是危重病人,

  我们不仅要负责他们的护理治疗、

  病情观察、吃喝拉撒、心理健康,

  还得当好病房的“清洁员”、“消杀工”。

  记得第一天的夜班,

  凌晨三点我们还在收治危重病人,

  连歇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那天,我们连续工作了18个小时,

  不吃、不喝、也没有上厕所。

  真是“走进一线深似海”呀!

  由于当天收治的重症病人较多,

  大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吃喝的问题,

  等交完班,脱去隔离衣,

  里面的手术衣被汗打湿得

  都能拧出水来。

  仅仅一天的时间,

  我的耳朵、杨琴的鼻子,

  都因长时间带口罩而形成了压疮。

  付出过的,总会与收获成正比。

  在隔离病房的14天里,

  我比任何时候都坚信这句话是真理。

  6床刘大哥入院时,喘气、咳嗽、呼吸困难,全靠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血氧饱和度才90%(新冠肺炎病人指端血氧饱和度小于93%就是重症)。

  有时,他一翻身,血氧就跌到80%,让一旁的我心也跟着像坐过山车一样。

  由于刚上呼吸机,他并不习惯,也觉得很不舒服,老是“人机对抗”闹情绪。

  我就慢慢教他“人机合一”:“刘大哥,你得顺着呼吸机的频率呼吸,它送气时你就吸,没送气时你就呼气”。

  然后,我就在床边硬守着他一个多小时,直到他呼吸越来越顺畅并给我比出“OK”的手势后,我才安心走出病房。

  刚开始时,刘大哥病情很重,说话也费力。

  每次我们为他做完生活护理,他想感谢我们却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对我们竖起大拇指表示感谢。

  如今,我们已在重病病区陪伴了他14天。

  现在的他已能自己上厕所、吃饭,一天比一天强。

  今早我进病房为他抽血时,他已起床,看起来精神也很棒,还笑着对我说:“我感觉自己这几天越来越好了,今天还起了个早床、洗了个脸,就等着早餐来了”!

  还有26床王大哥,

  已在隔离病区住了20几天了。

  我们刚来时,他的病情还很重,

  情绪也很低落,也不爱说话。

  于是我们就跟他聊天宽慰他。

  慢慢的他也很信赖我们,常跟我们拉家常。

  今天是我在隔离病房的最后一天,

  早上到他的病房换垃圾袋,

  他怕我穿着隔离衣听不见他说什么,

  就在手机上打出一连串的话要我看:

  “谢谢你们!到现在我连你们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你们是不是今天上完班就不来了?”

  “能不能加你们的微信?怕以后出去了就不认识了”

  ……

  当我告诉他名字并互加微信后,

  他发来的一段话让

  我觉得这些天那么多的付出都值得:

  是啊,这些天,主管医生殷爱华常常凌晨3、4点还在打电话询问病人的情况。

  有时不放心,他还从驻地跑到医院又穿上隔离衣进病房查看,一进去就是半个多小时;

  这些天,护士杨琴、刘相伶和我一起搭班值守,哪个病人需要翻身、哪个病人需要喂饭、哪个病人需要取咽拭子检测、哪个病人情绪不好,我们都了如指掌。

  我们辛苦过、付出过,

  但每每看到重症病人们

  一日一日的好起来时,

  也就是我们满血复活之时。

  时光清浅,岁月嫣然。

  愿我的默默付出,换你的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