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心医院│武汉大学恩施临床学院 祝您健康! 当前时间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新闻

当前:首页>新闻 > 医院要闻 > 正文

医院要闻 科室快报 业界资讯 媒体关注 光荣榜

在疫情里,读懂母爱

  • 2020-03-12
  • 刘杨 杨梦蝶
  • 1250
  • 字体

刘杨是恩施州中心医院中医部(州民族医院)儿科的一名医生。新冠疫情爆发后,刘杨主动申请上前线,成为新冠肺炎治疗区第三梯队的一名队员。可就在临出发前,母亲却突然生病。在她面临“忠孝难两全”的艰难选择时,是病中的母亲给予她支持与理解,让她放心奔赴前线。

在疫情中,有人懂得了珍惜,有人学会感恩。而刘杨,读懂了母爱。

母亲的腿隐隐作痛,始于我报名参加第三梯队后。刚开始我们一家人都没重视,还开玩笑说她这是每天不出门,坐了太久的原因。   可是在我出发前一天的夜里,母亲半夜叫醒了我,说腿疼得厉害。我急忙去看,当即吓了我一跳,她右侧大腿后侧和会阴部感染了带状疱疹,并已蔓延开来。此时,母亲已经痛得无法下床。

我想着我自己马上要上前线工作了,而母亲的病痛让我无法安心。此时医院已经不接诊普通病患,就算可以,此时去医院也还存在较高的感染风险。最好的方法是居家治疗,由我亲自照料。我陷入了犹豫,打算向组织申请延后一期,等母亲的病痛稍微缓解一些,第四梯队再上。

我将想法告诉了家人,却首先遭到了母亲的反对,她说:“既然已经报名参加,临时改变主意,会给很多人带来麻烦。我这点疼痛能够忍受,克服一下,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一线的病人更需要你们。”

听着她的话,我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这应该算是母亲对我最大的支持了吧!后来,我又想着将自己的实际困难告诉医院的后勤保障组织,想请他们给予母亲一些关照。可母亲又说:“又不是什么大病,我就在家里治疗就行了。现在是特殊时期,大家都在同心协力对抗新冠,不要去麻烦组织!”最后,我只好请教了皮肤科医生用药和治疗注意事项,让母亲在家治疗。

我奔赴前线后,母亲一直在家治疗。原本我还挺欣慰,每次打电话都听说她恢复得挺好。可后来,我却发现每次和家人视频的时,母亲都躺在床上。我追问缘由,她只是说累了,想休息休息。疱疹已经消了,不疼了。次数多了,我渐渐发现有些不对劲。在我的追问之下,老公才告诉我实情:母亲的疱疹一直很疼,因为实在是太痛了,白天都没有下过床,夜里也没有办法入睡,痛得浑身直冒冷汗,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十多天了。母亲让家人在和我联系时都自动将不好的信息过滤掉了,报喜不报忧,目的是让我安心在一线工作,更好地医治病人。听到这些,我的泪禁不住流了下来,内心充满了愧疚。

国家蒙难,每一个人都在这场灾难中默默地奉献一切,承受着生命与生活之重。我作为医务工作者、一名党员,奔赴前线是使命之然,职责所驱。而普通人呢?他们不仅是这场灾难的亲历者,更是直接参与者与奉献者。疫情之下,虽被母亲一次又一次的“隐瞒”和“欺骗”,但我却读懂了母亲的爱。

有这样的坚强后盾,有千千万万这样的母亲,有这么多支持医护人员工作的家属,我坚信,我们必将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而明媚祥和生机勃勃的春天,也必将如期而至。